新闻详细

特稿|网红工厂的“马爸爸 东哥和papi酱”们

行业动态2018-04-20 17:24:36浏览次数:发布人:

来源: 亿邦动力网

河南洛阳,古时称“神都”,南郊的龙门石窟矗立一尊卢舍那大佛,它似乎在诉说大唐与武周的辉煌与沧桑。

距此地约15公里的校园礼堂上,一场大规模的电商大会正在进行。

上下两层观众席人头攒动。他们大多年纪18岁出头,面带青涩,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演讲人,似乎极力想听到自己的未来。

一名30出头的男子站在演讲台上,身着白色T恤,套个灰色羽绒服,黑色皮鞋锃亮。他演讲慷慨激昂,说到兴起时,手不停挥舞。他是洛阳科技职业学院的电子商务学院(以下简称洛科电商)的院长王冰。

这个坐落在中原腹地的高职院校,因开设电竞、自媒体和电子商务专业,而名噪一时。但社会普遍认知上,就业者通常会担心职业教育培养的技能人才在岗位比拼总低人一等。

演讲临近尾声,院长王冰挥起左手说:“虽然我们是一个大专院校,但在你学成之时,你们开公司做老板,招聘北大清华211院校毕业生。”

话音未落,几千名学生欢声雷动。

“点石成金”

观众席上,郭嘉洋一眼就能被人认出。

这名24岁的男孩腰杆笔直,苍白的脸上难掩青涩。他穿着充满柳钉的皮衣、潮牌的裤子,戴着黑色的耳钉,尤为扎眼。但一脸稚嫩的他已是自媒体班的老师。

“网上直播面对很多人,我来调动大家情绪。”郭嘉洋坐在LED灯下,在网友不断打赏激励下,他表演更加卖力,身姿扭动幅度越来越大。他很享受这种明星般的生活。

当然,直播也给他带来可观的经济入。

在最辉煌的时候,他一个月能挣两三万元。对于平均收入不高的小城来说,极具诱惑力。

郭嘉洋享受明星般追捧、可观收益,这让他的学生们羡慕不已。

自媒体班刚刚成立,学生仅7人,由其他专业转来。郭嘉洋的任务是帮助学生成为像自己一样的“网红”。

“先内部尝试,如果效果好再扩大招生。”现如今,互联网发展太快,短视频又起起落落,职业院校抱着试试看的态度。

据了解,洛科电商囊括跨境电商、微商、小程序,电竞、网红,每一波行情都没有落下。在4年内,学生规模由几百人,迅速壮大到近5000人。“高工资”+“自由”吸引着年轻人,梦想迅速“点石成金”。

郭嘉洋觉得自己是靠本事挣钱。

他并不是坐在直播台前,简单唱歌聊天,然后成为众星捧月的明星。他每天至少工作10小时,有时准备下线,如果直播空间还有人,还得继续陪着他们,熬到半夜是家常便饭。

“如果你用平时聊天的状态直播,别人会觉得无聊,所以你要格外卖力,暖场、互动、讲段子。”长时间直播,他的声带受到刺激,说话略带嘶哑。

他觉得喊麦显得比较土,需要即兴表演,踏准节奏,说话还得搞笑。起初他不想学,但是观众们喜欢,只好逼着自己学,现在他轻车熟路,随口能来一段喊麦。

(郭嘉洋老师在直播)

职业网红看似门槛低,要求却不低。郭嘉洋认为,一名“网红”需要颜值、语言表达、专业表演等。而且,最近随着“网红经济”概念兴起,他们还要会运营,带货,懂化妆,懂穿衣搭配,还要有互联网营销思维。

郭嘉洋自嘲“想赚钱,就得放下面子”。

失败

靠互联网“致富”的路并非一帆风顺。

“90后”王闯是洛科电商实训老师,现在属于老“电商人”。谈到自己经历,他坦言靠一股热血。

大学毕业后,王闯不喜欢体制内环境,实习期没过就辞职做电商。“当时看到别人做电商挣大钱,自己为什么不试试呢。”

网络上随处可见开淘宝、做代购炫富的帖子,18岁靠开店年入百万,足不出户实现人生巅峰。这些标题刺激着王闯,也刺激着很多普通人的心。

开店远没他想象的简单。王闯说,因为不懂电商,他自费到杭州参加几个月的电商培训班。学成归来后,自认为准备充足,注册了宠物用品淘宝店。

“启动资金向父母借。”王闯前后借几十万,在学校租了块地,开始实现自己的“老板”梦。开业之初,他特意和朋友喝酒庆祝一番。

没想到,金光大道变成泥坑。开店几个月后,赔了20万元。

宠物用品的销量差,货物堆积如山。更要命的是,食品保质期短,加上库房、包装成本,王闯损失惨重。

随着电商店铺数量与日俱增,“假货、刷单”等恶性竞争层出不穷,平台方也制定严格规则。另一方面,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,卖家要想获得好的展示机会,那就只能出钱砸。很多卖家大呼“电商生意越做越难。”

“市场也没摸透,懂得太少。”王闯感慨万千。

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书中曾经提到,“物质追求成为当代最显赫的‘道德指数’,我国平均每天有一万家创业公司诞生,它们中90%会在18个月里失败。”

面对借来的几十万打水漂,他的父母也着急,总是不停叨唠。王闯赌气离家出走,很长一段时间没再回家。

“整个人都发飘。不喝酒睡不着。”回想起失败经历,王闯嘴角微微颤抖,低下头沉思良久。

万念俱灰之间,王闯关掉店铺,整日无所事事。

巧合的是,洛科电商招聘有经验的老师,王闯在朋友劝说下报名,成为一名电子商务专业实训老师。

“我想摆脱生意失败的阴影,然后把失败和教训当案例分享出来,免得其他人重蹈覆辙,我心里也能舒服点。”至今,王闯仍对当初的草率而后悔不已。

(右一王闯老师的店铺实训课)

怀疑

自媒体班老师郭嘉洋也曾经怀疑过自己的选择。

他当上“网红”主播后,引来异样的眼光。有人说他是个坏孩子,甚至是个小混混,“这个职业很不正经”。郭嘉洋听完很生气,他认为“网红”是新潮,也是当下最流行的职业。

直播创造令人瞠目结舌的致富神话,一位27岁主播MC天佑,最初靠卖炸串为生,如今靠着直播自曝收入有9000多万。天佑喊麦《一人因酒醉》实现辉煌,被数以千万计的人尊称为喊麦之王。他时经常炫富,名下有兰博基尼、迈凯伦等超跑豪车,每买一辆豪车都要开直播……随着各平台对内容的尺度更加收紧,大力整治网络直播乱象,比明星似乎还要张狂的直播红人,在一瞬间灰飞烟灭。

郭嘉洋感觉直播挣钱越来越难了。前一段时间,他拼了命的直播,收入也不足原来三分之一。他不停感叹“直播黄金时代的远去”。

“从虚拟世界上的网红,突然回落到现实,心里挺不是滋味。”很长一段时间,郭嘉洋难以承认这种心里落差。他原本有几十万粉丝,他们每天互动,但现在变成一名普通老师,上课、备课,一时接受不了。

看着学生们几乎零基础,有的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不敢。郭嘉洋最初心里直犯嘀咕。

“你说能把他们教成网红?他们能成功?”

(郭嘉洋老师的自媒体课)

不但是郭嘉洋,电商专业的大二学生一花也很迷茫。

入学前,他对电商知之甚少,仅限于马云和开淘宝店能“年入百万”。

趁着暑假,一花主动和40名同学报名参加实训,幻想着年入百万的梦想。

他兴奋劲还没过,又一盆冷水扑面而来。

“实训没多久,就走了10多个人”他根本听不懂实训课程,运营店铺不仅压力大,而回报只有1000元补助。

“哪怕苦点、累点,能接触到真东西就可以。”他是个不服输的人,依旧对未来充满幻想。

一花的偶像是京东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。他非常佩服刘强东从江苏宿迁的农村出来,创立京东,然后壮大成如今500亿美金市值的商业“帝国”。他认为,他面对的困难和偶像相比,还差得很远。

从那以后,他变得更加勤奋、刻苦。早晨六七点起床后,他就泡在机房,不懂的课程就录音。中餐、晚餐吃外卖。晚上九点放学后,他回去听录音查资料,还要看在线运营课。最忙的时候,好几天都在机房度过,把两个桌子一拼,直接睡在那里。

“根本没有私人时间,全部精力放在实训,送外卖师傅很熟,不用电话,直接把盒饭按时送来。”40多人陆陆续续离开,所剩寥寥无几。

梦想

一花拼命在机房实训时,老师郭嘉洋在绘声绘色地授课。

教室内,5盏LED灯同时打在郭嘉洋脸上,他娴熟的面对摄像头,手持麦克风,扭动身姿,纵情高歌,不时停下来互动。

站在远处的7名学生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老师一举一动,流露崇拜的眼神。

据郭嘉洋介绍,他教授的课程是营销、剧本、表演、乐器、舞蹈等。学生毕业后,即使不做直播,但会唱歌、跳舞和乐器,这对未来也有很大帮助。

(自媒体班课表及试卷)

网络直播正潜移默化改变着学生。

前段时间,郭嘉洋经过教室,突然发现一位十分腼腆的女同学,偷偷化了妆,大声说笑。郭嘉洋十分意外,因为这位女生上课,总低着头,闷声不吭。

没过几天,这位学生发了朋友圈,把半年前自己的照片和现在照片放在一起,前后对比,感觉像完全变了人一样。

郭嘉洋很欣慰,现在那个女孩穿衣打扮得体,笑容中洋溢着活泼,朋友圈结尾女孩说很感谢老师的帮助。

如今,网红进入新时代,直播不再是网红的主要收益来源,网红更多通过跟品牌推广挂钩,也就是广告费和带货盈利。但这对年轻人综合素质要求更高。

成为网红,瞬间暴富的神话,刺激着年轻人前进。麦克风、摄像头,实现他们对上流生活的渴望。

“短期我让学生们做出一场演出。”他设想让这7名学生,通过各种才艺,撑起一场表演。

他更看好学生们的“钱”途。

“毕业后,他们月收入肯定在1万至3万之间。”郭嘉洋信心满满。

近年来,“自媒体”和电商迅速发展壮大,“抖音”“快手”和各种直播平台,让普通人成为“网红”、成为“老板”。衍生出来的新职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如网络模特、店铺装修师、淘宝文案、电商主播、买手、试客等。这些新兴职业日益成为传统就业模式的补充,收入也普遍高于普通工作,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所选择。

“根据形势改变授课”郭嘉洋说,未来他将学生培养更贴近需求,如拍走秀表演,时装模特,美妆。学生也可以写文案,推广的产品,即使不当主播也能赚到很多钱。

“赚钱不是什么让人害羞的事情,我也希望学生将来可以尽早实现财务自由。”郭嘉洋把当初招来的白眼抛到脑后,他觉得自己是一名拥有正规职业的老师。

王闯享受当老师的感觉。他说,看着这些00后的学生,从什么都不懂,逐渐成长为淘宝店主、技术大拿,他越发有成就感。

王闯说,今年,他将和其他老师,一同带领学院学生,计划开100家店铺。

“我们肯定越来越顺”王闯说,阿里巴巴的马云在最开始时候,也发不出工资,但每个电商人如果想成功,总要经历大风大浪。

青春

“咬牙再试一次”。曾经做生意赔掉20万的王闯,决心把宠物店铺重新开张。

他放弃“单打独斗”,主动寻求合作。在课程实训期间,王闯让学生参与到店铺的运营管理,形成“团队”。

“学生设计的推广图,比网上花钱买的效果图好多了。”王闯布置推广作业,做一个猫狗吃的零食火腿肠的图片,在拼多多使用。

其中,有一个同学文案很有想法,他立刻替换掉原有图片,没想到效果显而易见,商品点击率由3%瞬间升到10%。平时投入产出比是3左右,有一天突然暴增到221,也就是说投1元有221元的利润。

王闯感叹“太牛了”。他赶紧叫上团队的同学,举起手机拍照,并发朋友圈庆祝。

“估值120万。”王闯的天猫宠物店铺不仅解决亏损问题,实现盈利,假如转让店铺,现在至少要120万元。

“现在思路完全变了。”王闯不再单独管理运营,他特别愿意跟学生在一起,教学生很多技能,然后大家一起商量事情。

(洛科电商电子商务机房)

电商的基层人才缺口还在不断扩大。

据《2017年中国电子商务人才状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85%的电商企业存在人才缺口,相比去年,提升了10个百分点。

调查中,企业对员工的基本学历要求,本科以上只占14%。电商员工实践性要求较高,在学历方面并没有很高的门槛。

“高增长,高就业”给年轻的洛科电商带来机会,目前学院被并购上市。

据了解,洛科电商学院在2017年“双十一”期间,帮助各类跨境平台共处理订单量710余万单,比去年多了3倍。虽然过早的接触高压力和高强度工作还有争议,但是在短期内,职业教育能帮助年轻人实现自我价值的捷径之一。

“年轻嘛,都这么过来的。”学生一花,形容自己是“苦尽甘来”。

双十一的时候,一花用“疯了”来形容。

他提前一个月做各种预案,备货数量要精准,客服人手不够,直接到宿舍拽别的专业的陌生人来帮忙。

看到后台,双十一店铺里的订单“刷刷刷”的涌过来,一花揉了揉疲惫的双眼,简直不敢相信。

“有一种熬出来的感觉”当时他直接朝自己脸上打一下,怀疑自己是在做梦。

现在,一花作为几个店铺的总运营,多次参加电商比赛,他和同学研发的程序,获得全国第二名。

“我已经离不开电商圈了。”一花和电商学院领导,一起去苏宁、阿里参观,看到了电商确实能挣钱,确实能学到很多知识。

近十年,互联网创造几乎疯狂的造富奇迹。根据2017年《财富》世界数据,腾讯和阿里巴巴市值分别增加了15倍和70倍。淘宝上活跃着600万卖家,在不分昼夜的叫卖自己的商品。和一花一样,无数年轻人梦想着在这个舞台上创造自己的奇迹。

一花掰着手指说着自己的计划,“线下、线上结合的校园超市,学生通过小程序在网上下单,我们最快半小时送达,这和盒马鲜生追求的送货时间相似。”

“想和阿里,京东掰掰手腕。让他们知道有个农村小伙儿在做校园新零售。"一花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。

(学生一花在运营店铺)

入会说明

  • 说明

    本协会的名称为成都市电子商务协会,是由与电子商务有关单位和个人自愿参加的地方性、非营利的社会组织,是依法注册登记的行业性社会团体法人。经过协会资质审核的企业即可加入成都市电子商务协会。

    联系电话

    028-88612382

    我要入会